一支羽毛

一支羽毛,可以直称羽毛。
年更选手,写文随缘。
叶蓝/喻黄/双花/巍澜

震惊!十区蓝溪阁会长搭档竟是荣耀教科书!99%的人都不知道的秘密!(2)

#副本是我编的。

#可能我也是假的。

开荒副本都是没有攻略的,更何况好几套的副本每对情侣遇到的副本都可能不太一样。

许博远和叶修遇到的这个是西方爱情故事副本。

初进副本背景音乐响起了梦中的婚礼。

等等……情侣副本也不至于……

许博远努力的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深呼吸——。

“诶我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啊?你小子刚刚可是要把我带沟里去的。”叶修忽然的冒话有点惊到了许博远。

就是刚刚我想把你带沟里去没带成我才不敢告诉你我是谁啊!!!

“你……可以叫我秋风。”许博远忆起自己的大号蓝桥春雪诗句的下一句是“秦岭秋风我去时”就随意搪塞了这个名字。

“噢,秋风啊,名字挺文艺。”叶修随意点评了两句。

“我说秋风,这地图是怎样的你得和我说说吧?你要技术好点的话咱俩抢首杀肯定是没问题的。”叶修依旧和第十区那样说的理所当然,操作致盲的君莫笑原地转了个圈。

许博远忍住吐槽君莫笑的衣着开始给他描述了下副本内的环境。

“不知道叶神你看没看过《简·爱》?”许博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比较像前些阵子看的桑菲尔德庄园描写的场景,猜了个大概。

“我哪儿看过啊,你看过没?赶紧讲讲。”叶修那边似是点了根烟,口齿有些含糊。

……得,就猜到没看过。

许博远百度了一下选了点信息给叶修读着。

“这是英国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一部小说,作品讲述一位从小变成孤儿的英国女子在各种磨难中不断追求自由与尊严,坚持自我,最终获得幸福的故事。展示了男女主人公曲折起伏的爱情经历,成功塑造了一个敢于反抗,敢于争取自由和平等地位的妇女形象。”

叶修颇有些无奈,耳边响起的变声声音确实不太好听。“你说的这些,和副本内容有关吗?”

……一不小心就说多了!!!

许博远无奈的扶了扶麦,轻咳了声,只挑选重点给他读。

“你就当了解背景了!!故事发生在桑菲尔德庄园,罗切斯特疯掉的妻子放火烧掉了桑菲尔德后跳楼自杀,罗切斯特为了救火烧瞎了双眼。简·爱最后离开了桑菲尔德。这个副本大概就是关于这些内容的。”

“那个罗什么特的英雄救美咯?”也不知道叶修是听进去了还是就当了个故事,在许博远费劲口舌讲完后问了个无关的问题。

“……也不算是吧,有空你可以读读这本书。现在满地都是放火后的斑驳灰尘和被火烧过的痕迹。大概距离咱们二十五个身位格前有个boss,罗切斯特的那个疯掉的妻子和她的仆从。”

“诶秋风你还没说你是个什么职业呢。”叶修继续跑题。

“剑客,满级,不是新人,问完了吗?”许博远那是真有些无奈了,进副本三四分钟了他们还在这愣着说话……

“问完了问完了,不是新人那就你指挥啊!我跟着你的打法走。”叶修说完就变换了下千机伞换成战矛形态,挥了挥战矛示意许博远。

“行,向左三个身位,然后直行二十二个身位。我开怪你负责输出,没问题吧叶神?”

“没问题,你别坑我就成。”叶修操控这君莫笑按照许博远说的去走位,距离boss三个身位格。

主boss是枪炮师,而仆从则是个牧师。

许博远说了声开始就提剑上前刷了个银刀落刃而后空翻翻滚受身,开怪后的boss双眼通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罗切斯特结婚这么多年……】

罗切斯特的妻子开始回忆录,可还没说完就被叶修的落花掌打断吹飞,许博远一看卧靠这不致盲着呢么还能判断的这么精准???

许博远也没来得及多想和叶修打配合左翻滚接住boss开了拔刀斩用剑气把boss推了回去。

“叶神你……”刚欲提醒叶修就已经上前一步怒龙穿心刺入boss体内……

这和没致盲有啥区别吗!!!

许博远也就在叶修没反应过来时开口提醒两句,剩下都是叶修自己凭游戏音效的风声来判断,竟然……一丝不差。

搞完这两个boss花费了13分钟,在boss最后一滴血的时候许博远和叶修都呼了一口气。

“叶神……我去开掉落?”许博远本着这毕竟是和叶打副本还是问问的好。

“开呗,反正开出来的东西怎么样就看你脸黑不脸黑了。”

许博远念着这事情侣副本最好别开出来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上前一步蓝桥春雪走到死亡boss身旁点击。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蓝桥春雪与君莫笑成为《简·爱》情侣副本的首杀!羡煞旁人!

当然在叶修那里只显示的是“搭档”与君莫笑成为首杀。
世界上看见这个消息炸成了一团,各个公会的会长也都有些蔫。就连春易老都……

当然这些事情他们在副本里是看不到的。

许博远继续点击掉落物品,忽的屏幕一闪炸出来一堆东西。

“叶神,好像东西不少……”许博远看着琳琅满目的掉落物品一件件给叶修读着。

“这是什么……披风?”显然,披风一红一蓝,旁边小字特写着520专属情侣披风……

诶哟我靠让我死了算了不不不我没看到这个披风!

“叶神这有两个披风,我用不着就给你吧!”许博远忙着想要推锅哪知叶修致盲又不傻,看了看披风就知道是情侣的自己只挑了个红色披风。

你……

“没事,俩披风我用不着,大不了你把那个卖了就说是和叶修大神情侣的,指不定得卖多少钱呢。”叶修咂咂嘴,心想着这剑客还真挺好玩,挺像第十区那个蓝河的……

“可是它标志着不能出售啊!!!”许博远真是有点欲哭无泪了看着披风一脸复杂。

tbc.别打我我憋了一天的文……如果副本内《简·爱》与原著不符致歉,我简爱刚看了一半。
@乔木 @铸旌  感谢米岚太太和我教主能听我啰嗦给我提供灵感。

评论(13)
热度(241)

© 一支羽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