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羽毛

一支羽毛,可以直称羽毛。
年更选手,写文随缘。
叶蓝/喻黄/双花/巍澜

【叶蓝】那个叫叶修的人,真是有趣

#叶蓝100%四月活动

#物拟视角 猫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写完。

“哎river,别站在我头顶上。”床头柜竹柯瞧见我跳上它的头顶有些恼,喋喋不休的唠叨着我。

我舔舔爪子,用肉垫轻轻拍着竹柯,尾巴直摇。“别这么小气喵,你看上次我去找床单长安姐姐玩,长安都没说什么的喵。”

床单和其他家具们只是无奈的看着我,“还说呢你,上次你把爪印留在长安衣服上,master不是罚你一天不许吃小鱼干?”

“咳咳咳,所以我才没去找长安姐姐玩嘛。”说罢,似是听见了什么,警惕地扬起尾巴。淡蓝色眼眸紧盯着地面,耳朵轻微转动着。
利索的调下柜子向他们吐了吐粉嫩的小舌,蹑手蹑脚的轻声打开门,小跑的到防盗门前,晃起雪白的尾巴,半坐在垫子上等待开门的一刹那。

“river。”许博远按下密码锁,“咔”的一防盗门应声打开,master许博远那恬静清澈的眸子映出我雪白的一团身子。

master傻笑地放下手中的办公包,伸臂抱起我,蹭着我的小鼻尖。

我望进那如同潭水般的瞳孔,仿佛溺水深陷其中。那是怎样纯洁的眼睛,在窗外斑驳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熠熠发光。而今天他潭水的眸子中似是比往常有些不同。

几瓣桃花落在谭中,随风飘荡掀起波澜。他轻轻一笑仿佛几瓣桃花都融化酿成了香醇的桃花酒,令人迷醉。

“river。”master轻声呢喃地抚摸着我光滑的背脊。“海底月是天上月。”他顿了顿,有些呆滞。“眼前人是心上人啊。”

“他不懂,没关系。我现在还不会放弃。”

我知道master所说的那个“他”,是叶修。

好像比master高级一些,是个职业选手。

我温顺的用鼻尖蹭蹭mas的手,故意用小舌上的刺勾着mas。

我知道我这样做最能惹他欢心了。

“别闹river。”他今天真是格外的开心,眼眸里香醇的酒又似是化作三月春风。

“river,他和我说下周兴欣对蓝雨的时候来g市。”他把我抱到沙发上,双腿蜷曲。“我开玩笑的说了句请他吃饭,没想到真的答应了。”

我半眯着眼,时不时晃晃头表示我在听。

“这可是请叶神吃饭呐,活的!”他尾声有些提高了音量,我回头看了眼房间半掩着的门。估计他们得八卦一番了。

“我得穿的正式一点,不能留下坏印象。诶我们打了个赌,赌他能不能认出我来。”master起身轻声放下我,我胡噜了两声表示些许不满。

master在衣柜里挑来挑去,唉,不就是见个喜欢的人嘛。

我似乎是真的不懂人间事故。

这天我正在阳台上半瞌着眼晒太阳,阳光的指腹摩挲着背脊,时不时惹得我哼唧几声。

电脑在和黄少天手办不知道说着什么悄悄话,茶杯和房间顶灯也隔着距离费力聊着天,就我一只喵在享受着午后的美好。

房门忽的被打开,以至于沉浸其中的我受了惊背脊微微弓起,藏在肉垫下的利爪不自觉的露了出来。

“叶神,这个就是river。”master的声音传来,我猛地抬头,对上那个叫叶修的视线。

诧异了一秒,悄悄把露出的尖利指甲收进肉垫内。

“喵。”我扬起尾巴,一字步走到叶修面前,蹭了蹭叶修的裤腿。

呸,要不是master特地嘱咐我要表现得有内涵有礼仪一点,我早就扑上去了。

咳。

那一秒给我带来的诧异很大,如果说master眼里有闪耀的星星的话,那么这个人眼里就有浩瀚宇宙。

那个看透一切又不愿点出一切的眸子。

叶修蹲下身抚摸着我的头。“这就是river啊?还不错,你蓝河的名字不会就是照这个起的吧?”

“……是river的名字按照蓝河起的。river才来我家一年半。”

我在一旁观察着两人,发现master的表情难得有些可爱。

那个叶修啊,明明早已猜透了master的意思。

很有趣啊。

我不懂人间事故,更别提复杂的人心了。

后来听master说他们在一起了,我并非有半点惊讶。
那一次对视,就发现了一切。

 

啊赶在截止前写完,人生理想实现了x

正经些,这篇文我夹带了一些私心,剧情是按照我的海底月是天上月这篇文背景来写的。但由于海月的剧情还没有走到这里,所以现在可能有些看不懂。

好了,至于蓝河为什么会那么高兴,笑得眼睛都那么神奇(我同桌的原话x),马上就会揭晓啦!

顺便竹柯太太长安太太把你们带入了不要打我!

抢先溜之大吉。

评论(11)
热度(64)

© 一支羽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