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羽毛

一支羽毛,可以直称羽毛。
年更选手,写文随缘。
叶蓝/喻黄/双花/巍澜

【叶蓝】海底月是天上月

蓝河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叶修的了。

 

只知道别墅院里仅有的一棵玉兰树花开花败了一年又一年,今年那粉嫩粉嫩的花骨朵又冒了出来,引的暖阳下的蜜蜂蝴蝶打转儿去留停歇。

 

而叶修,那尊神也退役好几年了,刚刚退役的时候就像人间蒸发消失了一样,任何记者狗仔都搜寻不到他的影子。直至出面世锦赛后才在各种媒体出现继续为兴欣铺垫道路。

哦豁,有时还会在在神之领域闲的抢个boss。

 

神之领域说大也大,说小吧也是挺小的。有时寻找个人要是没坐标那就像大海里捞针茫茫无涯。

蓝河在这期间遇到叶修的次数倒不少。

 

虽说玩家们每个人谋不同则路不同,都有着自己的安排。

奈何蓝河是职业玩家,每天也就是下本带团抢boss,要说遇见叶修好几次有缘的话,倒也不如说都是职业的,做的事情都差不多。

 

其实蓝河有时候在神领遇见叶修是不尴尬的。

兴起时就闲聊几句,扯扯皮,有时干脆被叶修拽着跑去竞技场pk几把,切磋手艺,之后叶修就要训练了,聊天的时间也并不多。

 

当然,虽然每次蓝河都咬着牙想用手中的剑尽力的砍砍砍,砍死那个君莫笑,但还是从来没有赢过。

 

蓝河虽有些挂不住面子但也不计较这些,毕竟对面是谁啊,是叶修!倒在叶修脚下的人多了,可以说是骨骸堆积成山。有些人想找叶修pk都没得机会呢。

 

蓝河原本以为这场暗恋就这么一直下去,不说破也不点破,顺其自然。

大不了等叶修结婚了生孩子了,就痛痛快快的结束这场暗恋。

 

谁年轻的时候没疯过这么一回呢。

其实蓝河就是怂,喜欢一个男人这个事实他就有点接受不了,更何况这个男人比他还强势。

 

叶修是荣耀最顶层的男人,就仿佛站在泰山一览众山小。

虽然叶修退役屈尊在网游,但蓝河也总觉得,他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天蓝河刚到俱乐部,熟练地刷卡登录,点开页面还没操作呢就见笔言飞凑过来挤眉弄眼的悄声说:“蓝桥,我上次看见一个id叫秦岭秋风的战法,那技术,绝对是一流中的一流啊!”

 

蓝河侧头有些逆着光线,清晨的阳光撒过蓝河的眼睫,闪亮的似是踱了一层金。蓝河有点纳闷,这又是想要招人进蓝溪阁?

 

笔言飞却没管蓝河疑惑的表情,双手一背后,像是民国时教书的先生自顾自的开口背上了白居易的诗: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蓝桥,这不会是你小号或者是你哪个粉丝吧?”

 

蓝河偏了偏头,躲过那耀眼的阳光,微眯起那桃花眼。硬扯着嘴角一脸无奈的看着笔言飞,轻叹一口气。

“你看我像是那么闲的开小号吗?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偶像是黄少,就算是练小号也得练剑客啊!!”

 

笔言飞:“那估计就是你粉丝或者路人了,怎么样你要不要加他?这么有缘?你说我咋就没遇见个和我情侣名的呢?”

 

蓝河白了一眼人:“我说你不会真闲的没事做吧?那正好我这有个报告表……”

“别别别!蓝桥你继续,我就不打扰了。”

 

蓝河轻咳了声不禁觉得有些好笑,id的事也没放在心上。id而已,总不能说这两个id出自同一首诗就非得是情侣名吧?

 

蓝河起身接了杯水,放在电脑桌一侧。

这些阵子不知是天气原因还是带团说话说的太多,声音总是沙哑的,喉咙略微有些疼。

 

为此蓝河的小迷妹们还开玩笑说“蓝团长的声音又苏了!!”“蓝团多喝水啊!!蓝团照顾好自己”“蓝团我照顾你吧我给你生猴子!”

 

右手习惯性握紧鼠标,指尖微曲,留在键盘上流利的飞泻了一番,在公会频道发了一句。

“今天下本永生之泉,参加的打个1。”

 

蓝河大略的统计了一下人数,又招呼了笔言飞来一起下这个本。

无聊就给你找点事儿干。

笔言飞泪流满面的招呼人手,十分钟后还是差两个人。

tbc.
嗷有点紧张。

评论(4)
热度(91)

© 一支羽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