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羽毛

一支羽毛,可以直称羽毛。
年更选手,写文随缘。
叶蓝/喻黄/双花/巍澜

你叶神永远是你叶神。

  *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你叶神永远是你叶神

  

  吃鸡游戏已经逐渐代替王者荣耀横扫游戏界,小到五岁小孩大到大姑大姨都不放过。

  蓝河最初接触到吃鸡是因为曙光玄冰的带动,从此下班后就组成了笔言飞,曙光玄冰和蓝河的固定三排队伍。

  曙光玄冰对这游戏是这三人里了解的最多,技术最好的一个,经常带着二笔蓝河选地蹲点跑毒,却每每都GG在决赛圈。

  蓝河和笔言飞属于“求曙光大神带飞”的阶层,尤其是蓝河,对射击类游戏一窍不通。经常在地图上跑的不知南北,跟在笔言飞后面捡物资。

  按照曙光玄冰的话说就是“让让蓝河,你挡着我视线了!”

  按照笔言飞的话说就是“我没啥想说的,和你玩我就没有胜负欲。”

  可每次脚步声枪声响起蓝河都条件反射的想躲,留下曙光二笔孤单二人作战。后来由于调班,他俩都留到晚上上班,剩下蓝河白天上班晚上有时候自己单排练手。



  有天荣耀里蓝河和叶修闲聊,才知道叶修也玩吃鸡。蓝河正想问“叶神一起吗”又想想自己的技术欲言又止,对面叶修倒是直接问了蓝河“来吗,吃鸡。”

  于是蓝河就稀里糊涂加上叶修好友了,蓝河先上号所以先开了房间,想和叶修玩双排又怕给他当累赘就开了四排。队内开语音起初蓝河还有些顾及,叶修倒是无所谓专挑人多地方跳伞落地就刚枪,苦了蓝河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叶xi……”蓝河刚开口才想起来还有队友在听,想来想去纠结不知道要喊什么。

  叶修?叶神?叶不修?叶压榨?


  “哥…”

  蓝河最后挑了这个称呼,叶修本来就比他大但因为身份关系一直没这么叫过。叶神叶修叫习惯了,忽然的叫叶哥还真有点不习惯。

  叶修没反应过来蓝河在喊他,继续扛着枪四处找人爆头,蓝河无奈又重新喊了几声。

  “哥,哥,叶哥!”

  “嗯?嗯在呢。”叶修随手把眼前一个对手毙掉,把视角转向蓝河那边,在喊他?

  “叶哥这边有人!我应该出门吗?还是把门关上…?”

  叶修有点无语,拿着M416就冲到蓝河所在的二楼对着人鼠标连点几下,击杀。



  第一局结束他们在决赛圈团灭,蓝河正想着问叶修还要不要继续,第一局其中一个随机匹配的队友就邀请他们入队,叶修点击了同意蓝河也就随即入队了。

  第二局他们选在洋房跳伞,蓝河刚落地就四处找枪。其实他有个爱好,特别喜欢捡手榴弹碎片和烟雾弹,虽然用不上但还是喜欢收藏。

  外面枪声打响,叶修第一个跳出去刚枪,其他队友已经阵亡。蓝河刚好见到个手榴弹碎片,蹲在窗户旁边对着对手的方向调整路线。



  不行,太近了,会不会炸不到…等等又太远了……蓝河正专心致志准备扔手榴弹,结果叶修那边已经收割完人头结束战斗,蓝河的手榴弹……可怜兮兮的还没扔出去就炸了。

  蓝河瞬间就剩下一层血皮等待队友救援,叶修听到响声,道。“小蓝?怎么回事儿?”

  蓝河欲哭无泪,我靠啊!!!手榴弹还能这么玩!?为什么还没扔出去它就能炸啊!听到叶修的询问蓝河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靠,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没…没事,就是…手榴弹,炸了。”



  耳机声音似乎空白了两秒,接下来就是叶修各种“蓝大大,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你这么活宝你们公会知道吗?”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忘了手榴弹有时间限制的了……

  那天临下线前最后一把,叶修一个失误光荣牺牲,全队就剩下蓝河孤苦伶仃又无助的撑着。附近有人蓝河蹲在箱子后面,叶修叫他出去刚枪结果刚说到一半就忽然故意损他。

  “蓝,出去刚…算了,你可是裤裆藏雷的人,还是待着吧。”

  靠,蓝河一咬牙,他不要面子的吗!

  叶修话音刚落他就端着冲锋枪对准红外线扫描器一阵乱扫,硬生生把对面给刚残,最后补上一枪收了对方快递。

  “不错啊,还能刚的过。”

  ……最后蓝河愤懑的下线,这个梗还过不过的去了!!!



  蓝溪阁开学季能够上线的玩家剧减,蓝河他们不得不加班来凑齐副本材料给技术部做银武实验,忙的连续几天没再上吃鸡的号。

  等他终于完成技术部给的指标闲下来,晚上蓝河吃鸡一上线叶修就邀请他加入队伍。双排蓝河还没试过有些忐忑,等进入游戏之后更忐忑的是叶修设置的是第一人称……

  之前和曙光二笔他们玩的都是第三人称,听说第一人称不好操作就从没尝试过。

  叶修看蓝河战绩也知道他没玩过第一人称,和他说:“第一人称其实比较适合新手,视野比较小,对手视野也小,可以试试。”

  叶修选的地图是热带雨林,他们沿着航线降落到天堂度假村。物资肥的蓝河背包都要装不下,每次蓝河听到枪声都反射性汇报给叶修,叶修三两枪就击杀一人。

  “叶哥,西南位置有人!”

  砰。

  “叶哥,东北!”

  砰。



  “哈哈哈哈哈叶哥我告诉你位置,你开枪,多默契……诶等等谁打我?!”

  蓝河还没说完就被打脸,对手已经开门贴近跟前刚了,蓝河第一人称视角根本还没看到人就被削了半层血,叶修赶过来继续开了两枪,对面就成功成盒。

  “你告诉我位置,我开枪?”

  “……”叶修你可闭嘴吧!

  一路上叶修横扫来者,蓝河负责保住自己人头。决赛圈他们进到一个储物间里,叶修守着房门,蓝河时不时在门后看看或者在窗户边守着。

  门外脚步声愈近,蓝河握着鼠标的手都做好开枪的准备了,结果就见叶修忽然开枪三两下就显示已经击杀一人。

  “我靠,叶哥我连人影都没看到!!”

  脚步声又响起,蓝河蹲在叶修后面想着,这次总能看到人了吧!结果就是叶修又是已经收完人头,蓝河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等等?人在哪儿?!”

  “算了我不挣扎了……”

  蓝河看着盒子一个落在门口,一个落在门外的楼梯上,一个落在栏杆旁边,欲哭无泪……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叶修带着蓝河以叶修15杀,蓝河5杀成功吃鸡。

  第二局航线正好也在天堂度假村旁边,蓝河看到后问了叶修:“叶哥还跳天堂么?”

  “怎么小蓝你还能带我跳地狱?”

  “……”口误行不行啊!还能不能正常玩游戏了!

  蓝河原本想说,近些时日的那些法律案件,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可想了想,又咽了回去,算了。
  
  这局似乎也意外的顺利,决赛圈到了一个公寓里面,蓝河正上蹿下跳的趴窗户看窗外视野,叶修忽然出声。

  “等等,蓝你躲一下别走动。”

  蓝河一听环视了下视角,果断选择墙角的一个桌子上,还做了下蹲姿势。叶修在房里转了一圈回头瞥到蓝河的姿势忍俊不禁。

  “蓝河你行不行啊?”

  “……不要说一个男人不行?!”



  毒圈继续缩小叶修决定和蓝河出房间,界面上显示最后只剩下3个人,算着他们两个还有最后一个人。半蹲着出门何处不相逢正遇上最后的幸存者,叶修想都没想举枪,砰。

  下游戏之后的蓝河向曙光和笔言飞表示,爸爸永远是你爸爸,叶神永远是你叶神。

  假装微笑。

  

  

  
  

一发完,吃鸡真难玩啊1551,感谢酒哥昨晚带我!叶哥,小蓝已经心无可恋,求叶哥以后罩我。 @酒哥酒鸽

评论(9)
热度(84)

© 一支羽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