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羽毛

一支羽毛,可以直称羽毛。
年更选手,写文随缘。
叶蓝/喻黄/双花/巍澜

【叶蓝】海底月是天上月(7)


前文请戳这里!!!

蓝河有些诧异,一时间没想明白叶修是什么意思。明明副本已经结束了叶修怎么还没退出副本...还是说他也忘记下线了?这么想着他操纵着蓝桥春雪试探地在秦岭秋风面前转悠了一圈,还特地用光剑比划了两下。正想着趁他不在就算是同队伤害豁免戳他几下也是好的,刚要有动作秦岭秋风就重新支起战矛,矛尖闪过流光吓了蓝河一跳,差点就下意识受身躲避攻击。

“小蓝,偷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

蓝河在电脑桌前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玩闹的心思瞬间都没有了。

月光弦音流泻染上一层迷朦雾气,周围副本的鸟啼和蛙鸣混合在一起,不知为何搅得蓝河心思有些烦躁。

正当叶修以为蓝河也装挂机上前准备敲敲他脑袋,蓝河忽然吭声开口:“叶修,海底月是天上月。”

“哎……”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着系统提示蓝桥春雪已退出副本,查找好友列表一看头像都已经变灰下线了。

叶修难得被噎了一下,真掉线了?不会这么巧吧…不过既然听不到回答也就没怎么多想,之前没退出副本是因为老板娘喊他,为了避免在野外挂机被杀倒还不如直接待在副本里。刚从陈果那回来椅子还没坐热乎就看到小蓝河在他身边晃悠,一看就要搞什么小动作。

索性拔出账号卡重新登录君莫笑又掀起腥风血雨去了。

蓝河那边可不好过,说完那句话就有些后悔直接原地拔卡下线了。懊恼的压下键盘起身,无视掉笔言飞那种“兄弟我懂得”表情,走出办公室到楼道尽头转角的厕所推开隔间,摸出临起身前在抽屉里翻出的不知什么时候的烟和打火机,就静静地闷声抽了起来。

现在他知道了,之前剪不断理还乱一直困扰他的思绪是什么,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叶修的无条件信任,被他怼也只是轻笑一声,那是自己心甘情愿。

其实蓝河不怎么抽烟,烟味呛鼻呛嗓一直不习惯。烟草燃烧的烟雾很快布满整个隔间,蓝河想过和叶修告白,可是没想过是这么不经过大脑仓促说的一句话还说完就原地下线了。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如原地自杀来的直接...

抽完一整根也没想出个对策来,捻灭烟头扔进垃圾桶直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旁边的笔言飞和曙光旋冰这时候都凑过来朝他挤眉弄眼。

蓝河在椅子上愣了几秒,挨个拍拍两个人的肩膀说道:“下班出去吃个饭?”

到了下班时间蓝河找了个路边烧烤摊,菜单推给他俩点餐,笔言飞还点了两瓶啤酒。

吃到一半曙光旋冰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蓝河:“行了蓝桥,你打断憋到什么时候?怎么回事快和我们讲讲那个人是谁?我可不信笔言飞那套。”

笔言飞啃着个鸡翅抗议:“什么叫做我那套,我亲眼看见的好不?”

专心夹着烤土豆片的蓝河抬头看了一眼他俩,沉默了一会说道:“秦岭秋风是叶修,出副本的时候我脑子抽了,告白了。”

……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然后是笔言飞和曙光旋冰异口同声的“我靠!!!”

“什么情况?等等我有点乱…”笔言飞三两下啃完鸡翅喝了口啤酒压压惊。

“让我捋一下,就是早晨下副本碰上了个和你id出自同一首诗的人,你早认出他是叶修还一起打完了副本。然后……”

曙光旋冰试图从头分析事情经过,还没说完就被笔言飞打断:“行了别捋了,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你告白了是吧?叶神他怎么说的?”

蓝河一口气把杯子里剩余的啤酒喝完,又倒上一杯,酒劲微微上头耳尖红了个通透。想要再夹一片土豆片也被笔言飞的筷子打断,无奈借着酒劲开口:“说完我就原地下线了……我…二笔曙光我装不下去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曙光旋冰也回过神来,沉思了两秒说:“就是个男人,怕什么!”

“我怕啊,我为什么不怕。我和他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我怎么会不怕呢……”说着蓝河红了眼眶,又一杯啤酒喝下去还想着再倒一杯被笔言飞给制止住。

“只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你连他是个男的都不怕,这么点距离你怕什么?是变性容易还是追上去容易?”笔言飞直接把酒瓶夺过来放在桌角防止他再喝个底朝天。

蓝河没了酒就一直戳弄着筷子,此时酒劲上来他愈发变得像个小孩哭闹。“可他要是拒绝呢…?”

“拒绝了你有什么损失吗?同意你多了一个男朋友,拒绝你少了啥?”曙光旋冰开口相劝。

“他要是拒绝我,可能…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可我又不甘心只做他朋友。”蓝河嘟囔开口。

“你缺他那个朋友?……喔我们蓝溪阁是缺。”笔言飞趁机夹过剩余的两片土豆片放进嘴里嚼着。

蓝河此时眼眶都红的自带眼影了,愣是没哭:“他会不会觉得我这种心思很龌龊…他把我当朋友那么久,而我却喜欢他那么久,我没有那个勇气了……”

“他要是这么觉得,那你已经失去这个朋友了,你还在这跟我纠结啥呢。大不了我们蓝溪阁不要这个外挂了,你尽管追,天塌下来我拿曙光旋冰祭天。”笔言飞顿了顿,又说。“勇气不是别人给的,你得自己想通才行,优秀的人无论性别,值得所有人去追逐。”

“他是斗神,三十七连胜……”蓝河吸了吸鼻子,一把抢过曙光旋冰喝剩下的的酒一饮而光。

曙光旋冰早就不爽了,可为了哄这个小祖宗还不得不耐着性子。“干嘛,你打赢他才能做你男朋友?碰到喜欢的人,管他什么背景,总归是要试一试的。”

余下的话蓝河已经听不太清了,耳边嗡嗡直响:“我想…勇敢这么一次,无论结果如何。”说完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可苦了笔言飞和曙光旋冰大费周折把他抬回笔言飞家凑合一晚。

tbc.
我又滚来更文了(。)

评论(5)
热度(32)

© 一支羽毛 | Powered by LOFTER